当前位置: 主页 > 印刷图库 > 内容

热门内容

特朗普新设贸易办公室 “者”被边缘化

时间:2017-09-19 09: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伴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他新政100天当天签署的一项新的行政命令——建立“贸易与制造政策办公室”,白宫内部的者、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纳瓦罗(Peter Navarro)被进一步边缘化了。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在贸易政策方面,白宫内存在着以纳瓦罗为代表的要求实施严格贸易的“经济民族主义派”和以白宫经济委员会科恩(Gary Cohn)为首、贸易的“华尔街派”,而从特朗普在新政100天当日所颁发的两项总统行政令(另一项为重新审阅目前所有美国签署的贸易协定)来看,“华尔街派”取得了胜利,而曾经“”并执意要打击对美贸易顺差的纳瓦罗,已经不再是特朗普贸易政策的“缪斯”了。

  上任100天,特朗普远离,选择了更喜欢他的州(制造业州)举行庆祝活动,并讨巧地推出了旨在促进“美国制造”的总统行政令。

  “我们相信‘美国制造’,而美国制造会回归得越来越快。”特朗普表示,“我们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步骤来夺回美国的财富、美国的就业机会和美国梦。”

  在人群之中,特朗普的首席策略师班农,就同工厂工人混合在一起欢呼着“美国!美国!”。同时出现在现场的还有一直致力于推动“雇美国人,买美国货”的纳瓦罗。

  纳瓦罗将成为上述行政令中新设立的“贸易与制造政策办公室”负责人。根据行政令的解释,该“贸易与制造政策办公室”的职责是“为美国工人和国内制造商提供和服务,同时向美国总统提供关于增加经济增长政策,减少贸易逆差,加强美国制造业和国防工业”的。

  而纳瓦罗在此办公室中的职责是“作为白宫与商务部之间的联络人,并按总统的要求进行与贸易有关的特别项目”。

  需要提出的是,由于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是特朗普在上台后全新设置的机构,其权责一直不为所明了。而来自内部人士的消息透露,这一委员会从未正式成立过,且成立此“贸易与制造政策办公室”旨在进一步削减纳瓦罗在本届中于贸易政策方面的影响力。

  此前,在成立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时,原本白宫宣布有两名高级官员要加入该委员会,然而其中一位未入职就回到了商界,这令纳瓦罗长期只有一名高级官员亚历山大格雷可用,而该委员会一直没有申请到更多的人事名额,为此不得不在诸多事物上依靠其他白宫内大型的经济机构“借”的人员开展工作。

  纳瓦罗及其代表的“经济民族主义派”的最新重大就发生在刚刚过去的一周中:在反复之后,特朗普最终表示,将同墨西哥和就《经济协定》(NAFTA)进行重新磋商,而不会退出或终结NAFTA。

  在公开的说法中,特朗普表示正是和墨西哥领导人请他不要退出NAFTA后他作出了决定,特朗普在中甚至表示墨西哥总统涅托(Enrique Pea Nieto)请求他不要退出。不过墨西哥方面回应,墨西哥总统从不会求人。

  然而在实际中,特朗普反反复复的态度来自于白宫中两派人士在贸易问题上南辕北辙的两种看法,这两派也一直没有停止争斗。

  正是纳瓦罗本人起草了这项原本要颁布的,旨在计划令美国从NAFTA中撤出的行政命令,但是科恩和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了特朗普不要“在这个时候”重新谈判交易,在这一轮的斗争中,代表贸易的“华尔街派”又获胜了。

  白宫的观察者表示,在特朗普的新政100天中,科恩等人一直试图削弱纳瓦罗在白宫中的影响力。

  纳瓦罗现年67岁,拥有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现任大学经济学教授,经常在美国著名财经上发表经济和投资评论,还是特朗普经济顾问团队中唯一一名来自学术界的,他纳瓦罗长期研究对华贸易,对中国政策持强烈态度,此前特朗普对纳瓦罗评价甚高,曾在其任命声明中表示:“我在许多年前读过纳瓦罗有关美国贸易问题的一本书,并对他的论证的清晰性和他的研究的彻底性印象深刻。”

  “他已经预先记录了全球主义对美国工人造成的,并为恢复美国中产阶级铺平了道。作为我任内的贸易顾问,他将承担重要角色。”特朗普说。

  在一篇美国的评论文章中,作者则认为要“在纳瓦罗这里读懂特朗普”:“如果你希望读懂特朗普在中国方面的看法,那么就看看纳瓦罗写的书。”

  不过通过特朗普在“汇率国”等一系列方面的不难看出,新并没有采纳纳瓦罗在中国方面的政策。

  实际上,纳瓦罗针对的国家大部分是同美国具有高额贸易顺差的国家。除了中国之外还包括等等。纳瓦罗在近期一次采访中仍然揪着美国每年7000亿美元的商品贸易赤字不放,并指出即便是减掉服务贸易盈余,美国的贸易赤字还在5000亿美元左右。

  与传统经济学家的看法不同的是,传统主义经济学家认为,治理服务贸易赤字的方法可以通过加大投资和加大服务贸易、游说他国降低服务贸易壁垒的方式实现;而纳瓦罗的方式是将制造业重新召回美国,创造就业。

  “根据我的判断,治理赤字的最好方法是通过减少货物贸易逆差来实现,因为这代表了高薪制造业和生产工作,美国需要重建经济:重建制造和供应链条。”纳瓦罗表示。

  美国卡托研究所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伊肯森(Dan Ikenson)表示:“纳瓦罗在没有得到太多尊重,在特朗普中,许多人也开始认识到他没什么意思。”

  美国最大工会联盟AFL-CIO首席国际经济学家李亚里(Thea Lee)表示,“譬如在中国问题上也看到了来自这届美国的很多混合信号。”

  “他在同特朗普中的华尔街一派做战斗,”李亚里表示,“党和党中的全球化精英都受到了纳瓦罗的。他是一个局外人,也是个犀利的学者。”

  据悉,令双方爆发争吵的节点是。在总理默克尔访华之前,纳瓦罗要对采取强硬政策。彼时纳瓦罗公开表示,欧元被“严重低估”,这损害了美国和欧盟其他国利益,这种剥削造成了与美国和其他欧盟国的贸易不平衡现状,且原因是欧元汇率。

  而这种行为在国际上迅速被“打脸”并被各家经济学家:起码在汇率问题上,欧元问题属于欧洲央行范畴。

  财政部长朔伊布勒更是表示,还不想要弱势欧元呢——相对于的竞争力,欧元汇率确实太低,但是这是由欧洲央行的扩张性货币政策造成的,该政策还推高了贸易顺差。

  最终,来自华尔街的占了上风,特朗普方面在理解无法同在双边层面解决贸易赤字后,甚至已经开始吹风解冻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

  疾风知劲草。目前官员已经开始将试图攀谈和结交的对象从纳瓦罗身上转移到了科恩或者库什纳身上。

  一位欧洲贸易官员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纳瓦罗似乎变得越来越边缘化了。他的影响力正在飞速下降。”

相关推荐